高级搜索   
 

做教育改革的“盗火者”

 
省教科院5年“孵化”36所学校

来源:浙江教育报(2015-1-9)  发布日期:2015-1-11  浏览次数:1063

     这是一次并不起眼的年终工作会议,半官方半民间,半理论指导半成果展示,但很多学校以跻身其中为荣。
    2009年9月,浙江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启动了“教育科研孵化基地”项目,扶持一批“不安分守己”的学校趟一趟改革的“深水区”,首批共有12所学校携着教改项目自愿加入。有人把这些旨在探寻素质教育突破口的基地学校称为浙江基础教育改革的“盗火者”,因为它不仅关乎责任和使命,还需要胆略和勇气。
    “当初很多学校胆子是很大的,不仅顶着压力搞教改,也面临着失败的风险。”省教科院院长方展画告诉记者,经过5年多的摸索与实践,如今基地学校扩大到36所,而且诞生了一批具有示范意义、思路清晰、操作性强的教改新成果,有力推动了我省学校育人模式的转变以及教育现代化进程。
 
   不动真格“不成活”
    看到温岭横湖小学的“学生解放行动”项目,很多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太大胆了”。因为它突破国家现有的课程体系,提出了上静下动、减课增科、降难扩容、弹性作业、多元评价等5大项教育教学改革。所谓的“上静下动”,即学生上午学习基础文化课,下午则以动手实践的拓展课为主。“当时,台州市有两所学校申报首批基地项目,但只有我们上了。”校长金维明回忆说,既然要搞教改,索性步子就迈得大一点。
    在2010年3月举行的孵化基地启动仪式上,方展画直言所有的教改项目将超越当前学校正在进行的教科研工作,超越局部的、零星的、浅层的改革范式,要从根本上触及素质教育的制度。对此很多人的理解是,不动真格“不成活”。确实,在遴选基地学校时,制度创新被当作一条“硬杠杠”。那些人云亦云、修修补补式的教改项目全被剔除在外,而留下的12所中小学校都有些“绝活”。
    像杭州崇文实验学校的“多班走教”模式就颠覆了传统的课堂教学。你可曾见过,一个班级的语文课,有时甚至由3位或以上的教师完成教学。依据教学内容和教学风格的不同,学校合理灵活地搭建教师组合方式。还有余姚东风小学教育集团的“三明治”课程,在每学期近90课时里,抽出1/3的课时来安排数学文化专题和数学实践活动,将数学文化渗透其中,以弥补传统数学课的不足。
 
    顶着压力搞教改
    与很多城市小学一样,杭州采荷第三小学的校园面积也不大,占地仅18亩。2009年秋季起,学校推出了名为“第三教育空间”的创新计划,从利用一街之隔的杭州青少年发展中心开展教学实践到“走读”全杭城的博物馆等,从每周一个下午发展到两个下午。“为此学校咬牙砍掉了部分语文课和数学课。”校长黄昇昊说,学校还规定那两个下午教师一律不留家庭作业,学生也不背书包回家。
    难怪这项改革得到了全校98%以上的学生支持。但黄昇昊坦言,“一开始也顶着学生安全等各种压力”。租用大巴车把学生送到杭城的各个角落,万一发生交通事故怎么办?很多人劝他们,让孩子待在教室里学习多省心啊!因为不能向家长收钱,教育行政部门又没有拨款,游学计划启动后,采荷三小一度还面临很大的资金压力。黄昇昊对教师们说,有作为才有地位,“咬咬牙把事情做好了,教改出成效了,各种困难就会迎刃而解”。
    在担任横湖小学校长的第13个年头推出这么一场“伤筋动骨”的教改,金维明的举动让不少人难以理解。“没人命令我这样做,纯粹是对孩子负责,不想他们一个个都学傻了。”他说,如果不推进改革,自己日子会过得很舒服。而一下子砍掉半天的文化知识课,学生成绩会不会掉下来,学校的社会排名还保不保得住,这些都将存疑。但已经大学毕业的儿子是金维明的坚强拥趸,他告诉老爸:“不改不行,以前我们真是学得太苦了。”
 
    为一种信仰在做
    2012年4月,省委教育工委书记、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考察横湖小学。他给包括金维明在内的所有人留下了一句话,“‘学生解放行动’没有人让他搞,他自己自觉搞,这就是教育理想,这就是为了一种信仰在做。”从那以后,“有理想”的学校似乎也越来越多。当年,省教科院启动了第二轮基地学校建设,新增了包括杭州市学军小学等在内的7所基地学校。今年,第三轮“纳新”又增加了17所学校。
    “当前素质教育推进过程中的一些突出矛盾、制度性障碍和难题,其实大家都看得到,但没人愿意当‘带头大哥’。”方展画告诉记者,因为改革意味着打破平衡、挑战现有的利益格局,很容易让校长站到教师、家长的对立面,有时甚至会众叛亲离。而让他欣慰的是,截止到现在,没有一所学校退出基地学校项目,而且申请加入者越来越多。他说,由省教科院来牵头“打造”一批锐意革新的学校,也是希望给它们营造一个相对宽松的制度空间。
    用部分校长的话来说,有这样一个“组织”,他们就找到了同行者,理想也有了支撑。所以,一所距离义乌城区23里的农村学校——义乌市廿三里镇第二小学能通过“先学后教”模式改革实现“逆袭”,成为全省“减负”现场会的样板校之一;“学生解放行动”能从温岭走向台州,吸引36所小学加入……如今,很多科研孵化基地学校正成为各地教改的“先锋官”。2014年2月,省教科院对所有基地学校进行了一次综合调研,结果显示由一个重点项目带动的教学创新正在演变为一场涉及方方面面的学校整体变革。

推荐信息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