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搜索   
 

职称改革:基层教师有四盼

 
关注中小学教师职称评聘特别报道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5-6-29)  发布日期:2015-6-29  浏览次数:974

  “职称上去了,水平下来了,人也不教学了,说得太对了!这种真实的现状很可怕!”近日,中国教育报在一版连续刊发“关注中小学教师职称评聘特别报道”后,引发基层一线教师、校长高度关注和强烈反响。山东济南教育工作者颜兰不无担忧地给本报记者发来手机短信:“希望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别再这么折腾下去了,否则老师们真的没动力了!”
  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明确要求“各地要研究完善乡村教师职称(职务)评聘条件和程序办法,实现县域内城乡学校教师岗位结构比例总体平衡,切实向乡村教师倾斜”“坚持育人为本、德育为先,注重师德素养,注重教育教学工作业绩,注重教育教学方法,注重教育教学一线实践经历”。
  对此,教师樊向贤表示:“我十分拥护教师职称改革,也建议职称改革多听听一线教师的意见,更好地促进教师静心教书、潜心育人。”
  那么,基层一线教师希望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怎么改革呢?
  一盼:增加中小学中高级教师职称名额
  “从2006年到2012年的6年间,整个乡镇没有一个中学一级教师聘任名额。到2012年,一级教师已评待聘的多达99人。”在山东某县一所乡镇学校任教的柳海涛告诉记者,“自2012年以来,虽然有了名额,但每年聘任的名额最多不超过10个,聘任压力很大。”“名额太少”成了影响教师职称顺利评聘的首个“拦路虎”。
  临沂一位乡镇初中教师王尚信告诉记者:“初中、小学中级、高级教师名额太少。同样是教师,就因为高中名额多,青年教师就能聘高级,而初中、小学的一些老教师任劳任怨工作几十年,连中级职称都解决不了。职称名额应该向农村小学、初中倾斜。”
  因为名额太少、竞争激烈,山东某中学教师梁章建议:“领导不能与普通教师争名额,领导岗位应当与教师岗位分开评,既要让老师们看到希望,调动老师的积极性,也要及时兑现工资,让老师们真正得到实惠。”
  “由于名额太少,导致教师之间竞争激烈,竞聘时无法协调,只能按教龄、资格进行量化打分、论资排辈,如此一来,职称晋升与实际教学业绩关系不大,导致‘轻教学、重职称’的现象较为普遍。”柳海涛说,“按照当地现行的职称竞聘打分标准,教学业绩只占很小的比例,不到5%,影响了年轻教师的工作积极性。”
  烟台教育工作者李辰认为,教师职称评聘中存在的主要矛盾是名额太少,应该多给中小学教师增加中高级职称名额,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二盼:真正实现评聘合一,及时兑现工资待遇
  “好不容易评上了,但又聘不上,评职称还有什么实际意义?”济南一位教师王秀伟认为,这样的评聘分离就是一个“空头支票”,没有多少实质意义。山东某中学教师李涛2006年评上了中学一级教师,但近10年时间过去了,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聘上,还拿不到中学一级教师的工资。
  “还是评聘合一好。职称评聘本就应当一致,只有优秀老师才能晋升职称,既然评上了,为什么不聘呢?”烟台教师郑云说。
  “光评不聘,导致严重的分配不公,教师间收入差距很大。”山东某县教师肖玲玲说,“我参加工作快20年了,就是因为职称不能兑现,到今天才拿3000元,我同学跟我在同一所学校工作,已兑现了职称工资,可以领到3500元左右,但我的工作量比她还要重。我当然希望晋升职称后能尽快兑现工资,否则太不公平了。”
  另一位教师樊向贤也认为:“既然肯定教师的业务水平达到了一定高度,比如评上高级教师职称,就应该让其享受高级教师待遇。这是对人才的肯定,也是对人才的尊重,教师职称评聘合一好。”
  三盼:待遇和职称分开,工资与工作实绩挂钩
  尽管不少老师认为评聘合一比较好,但也有不少老师认为评聘分离好,因为“有的评上了高级,工作积极性就下降了”,而评聘分离则有利于“多劳多得”。
  “有很多教师评上高级后,班主任不当了,教研组长不当了,脱离一线,学校领导也无能为力。”山东一位教师董丽认为,评聘合一、职称与工资待遇紧密挂钩,导致一些教师的目标就是晋职称、提工资,达到目的了就没了动力,因为教得好坏已与自己的工资无关。
  “干得多的,不如职称高但干得少的拿钱多,导致许多人心里不平衡,不能全心全意去教学;职称高的,不一定是教学好的,也不一定是尽心教的。同工不同酬,挫伤了教师工作积极性。”济南某小学教师王龙说,“教育是需要静下心来做的事情,大家都在为职称绞尽脑汁,谁还有心思静下心来教学啊!”
  梁章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教师职称与工资待遇紧密挂钩,一是导致教师群体只重视经济利益,而轻视教育教学工作;二是干活多的拿不到应有的待遇,职称高的教学不愿出力,却拿着高工资,导致学校内部人员关系紧张,甚至不正当竞争,“教育教学工作成次要的了”。
  “如果评聘分开,评上后工资不和职称挂钩,而是和每年的实际教学工作挂钩,实行阳光工资,才能促使教师始终努力教学。”董丽说。
  四盼:缩小职称工资差距,实行教师职称自然晋升制度
  “不仅职称难评,而且工资差距大,越年轻的职称越低、工资越少,但在工作中却要扛大梁;年龄稍大或已评上高级职称的,反而没有压力,但工资很高,很不合理。”山东教师张亮说,“教师职称与工资待遇联系太紧密,尤其是高级教师与低一级教师的工资相差太大,就连取暖费都有区别,真是可笑。”
  烟台一位中学教师李铮说,初级教师一般都是年轻教师,高级教师大多是退出一线的老教师,而学校最累的工作都让初级和中级教师做。同工不同酬,这不合理,也不公平。
  “职称工资比例太大,同工不同酬,多干的不如少干的,教师的心思不在教育教学上,天天想着评聘职称的事。”泰安一位初中教师张蕾说。“希望职称评聘依据以教龄为主,够一定年限的,晋升一级。如果确实想体现优秀教师的,还可以凭表彰、荣誉等额外加分,提前晋升,让老师把大量精力用在教育教学上。”烟台教师王生建议。
  柳海涛也建议:“应根据教师的学历、工作年限等因素,实行职称自然晋升制度,同时,缩小高级、中级、初级职称教师的工资待遇差距,真正落实绩效工资,加大绩效工资差距,真正实现评聘合一。”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教师均为化名)

推荐信息

相关信息